『哥,待會來載我喔!我八點在車站等你』

我稀鬆平常的用Line使喚哥哥,週五的下班時間,例行日常就是拒絕所有邀約,回家。

在不同地區工作的我選擇在外面租一個小套房,上下班比較有效率,但假日一定會回家陪奶奶和哥哥,沒辦法,我就是戀家。

老早就準備好出門的夏以晝收到訊息後嘴角無法控制的勾起,拿起鑰匙往門口走去。

車子提前到達目的地,下車後的我馬上衝去便利商店買茶葉蛋和最愛的熱拿鐵,當然也沒有忘記買哥哥的。

該死的蛋,怎麼這麼燙,肚子好餓阿,我邊剝邊想。

越急事情就越難完成,像是會飛一樣,快剝好的蛋衝出袋子,心想啊---糟!

一隻寬大的手瞬間抓住了我長翅膀的蛋。

一抬眼發現是夏以晝。

我開心的補上「Nice Catch!」伸出手準備拿回晚餐。

「妳晚餐就吃這顆蛋啊?」夏以晝順手把滾燙的蛋剝一剝遞到我手上。

「當然不只啦」我抬起手亮出咖啡和麻辣滷味,開心的先把蛋吞到肚子裡。

「妳啊,晚上別再喝咖啡了吧,上個月不是還胃痛到無法睡覺嗎?」夏以晝把車門打開等我進去。

「痾…一時忘了嘛」心虛的越說越小聲。

回家的路上,我們閒話家常,互相告訴對方這禮拜的新鮮事和八卦。

「對了!你怎不騎車來載我就好?」我覺得莫名其妙,明明家裡路程離車站十分鐘而已,而且今天又沒下雨。

「…機車有點狀況」夏以晝假裝沒事的隨便回應,卻無法掩蓋稍微泛紅的耳朵。

上次回家的時候也是夏以晝去載,但一隻小小貓咪突然跳到路上,一個緊急煞車,後座的我驚嚇的本能抱住夏以晝,緊貼的身軀讓夏以晝身體一僵,感覺到安全後的我輕輕鬆開雙手,輕放他腰間兩側。

短短的幾秒鐘,夏以晝知道以後還是不要騎車載她了,一來危險,二來……不太適合。

到家的時候夏以晝像老媽子一樣的叮嚀我洗手再吃東西,自己則跑去樓上盥洗。

等我回到客廳的時候他已經坐在那了,食物擺放好隨時等待人吃的樣子,電視和電動都開好了,回家就是這樣,所有事情好像施了魔法,全部都安排好。

「哇~你買新的遊戲喔?」我邊吃我的晚餐眼睛發亮的詢問。

「嗯,剛好特價買的」夏以晝展示了一下有雙人遊戲、恐怖遊戲、RPG遊戲

「等等!我要玩那個!惡靈古堡x」立刻把手邊東西放下的我興奮的嚷嚷。

夏以晝輕笑了一下,誰不知道他的妹妹從小就喜歡恐怖遊戲,又愛又怕,總是拉著他陪才敢玩。

妹妹…。雖說都是領養的,沒有血緣關係,但還是名義上的妹妹,這個稱呼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,也不喜歡用,心裡有點酸。

「妳先把嘴和手擦一擦吧」抽了張紙巾遞給我。

我胡亂擦擦便拿起電動把手移動位子,坐在沙發正中央,眼睛無法移開電視的我往左邊位子拍了拍。

夏以晝假裝沒看到,不經意的滑手機。

「哥哥!快坐這邊啦」我有點心急。

「只有這時候才會叫哥哥」嘴上抱怨,但移動的腳卻沒停下來,眼底的溫柔和勾起的嘴角都忘了掩飾。

不知道玩了多久

「誒!這裡要怎麼破啊?」按下暫停鍵的我忙著用手機查攻略。

「你覺得呢?蛤?夏以晝?」沒得到回應,自然的往左邊一看,睡著了?

抬頭看時鐘,已經12點半了,管他的,明天放假。

拿了件毯子蓋在他身上,回到位子上取消暫停,繼續破關。


夏以晝忽然睜開眼。

奇怪,怎麼睡著了,看了看時鐘2點,電視已經關起來。

看向右邊的人,正靠著自己睡著了。

她裸露在外的肩膀感覺好冷,夏以晝拉了拉毯子,

小聲到趨近於氣音說出「不要在這邊睡啦,會著涼」

鬼才聽得到,他翻自己白眼。

伸出一手輕拍女孩肩膀,沒反應。

「像小孩子一樣」輕笑了一聲,夏以晝將女孩抱起,輕輕的送她回房。

靜靜的看著安穩睡著的女孩,夏以晝把她臉上的髮絲撥開,

手指不自覺得來到唇間,大拇指像是羽毛般輕輕的觸碰女孩的嘴唇,

壓抑住衝動,俯身在額頭處啄了一下,像是嘆了口氣,離開了房間。

其他短文點這(這是一個新分類,陸續更新中…大家等等我啊)

一起玩遊戲吧!戀與深空官方臉書

Share
BlogHomePic

訂閱最新文章🔔

我保證,E-mail只會有最新文章,不會有其他廣告&垃圾😉

You ha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!